yabo88vip-《好声音2019》邢晗铭夺冠反映2个不存在和暴露出4个重要性

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终于落下帷幕,年度总冠军的殊荣最终被李荣浩战队的“火星女孩”邢晗铭摘得,这样的结局并没有出乎大多数观众的意料,但今年《好声音》的年度总决赛现场却“状况百出”,随着冠军邢晗铭的诞生,同时也暴露出了节目组“4个重要性和2个不存在”。

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状况不断的“车祸现场”—奇葩剪辑。不知是选手现场唱错了还是剪辑师睡着了,在鸟巢总决赛的直播现场多次出现“跳镜头”的现象,不仅画面转换的突然,而且所唱歌曲也前不搭后。

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状况不断的“车祸现场”—集体跑调。今年好声音的学员被观众“鉴定”为史上最差一届,不仅没有台风(服装与舞台不搭),而且还多次出现“破音”、“忘词”、“跑调”等现象,尤其在鸟巢总决赛的舞台上更是集体跑调。

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状况不断的“车祸现场”—惨遭“踢馆”。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三季人气学员周深和本季《好声音》人气学员崔佳莹合唱《我爱你中国》,原本来助唱的周深,展现了出色的演唱功底及极高的声色辨识度,“不留情面”的盖过了本季所有参赛学员的光芒,很好的诠释了“跑调不是音响的错”。

随着邢晗铭摘下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年度总冠军的殊荣,许多网上流传的“流言蜚语”都相继被打破,一些人的妄自猜测也不攻自破。

邢晗铭一举夺下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年度总冠军的殊荣,李荣浩成为了该节目最年轻的冠军导师,也是继去年李健之后,第二位刚来就率队夺冠的导师,在此之前,不少网友都觉得这次冠军导师,轮也该轮到7届元老庾澄庆了,但事实却证明完全相反。

7次率队征战《好声音》舞台,却无一次斩获冠军殊荣的庾澄庆,今年,从盲选阶段就在数量上被拉开了巨大的差距,时代的隔阂让他无法收货心仪的学员,他认定的“好声音”都选择与他擦肩而过,没有数量的优势,更没有质量的保证,庾澄庆带领的学员再次“摔倒”在总决赛的舞台,丝毫感觉不到节目组有照顾老导师的意思。

去年宿涵凭借超快的rap,在好声音一路披荆斩棘,顺利杀到总决赛,就当大部分人都认为他将荣获冠军的时候,黎真吾和旦增尼玛,分别靠着高音和高亢空阔的音色,将其淘汰出局,这时候,高音就是王者的说法在观众的脑海中根深蒂固。

《好声音2019》刚开播就有不少观众开始寻找“最高音”,然后从这些人中开始揣测夺冠热门,于是就出现了:斯丹曼簇、刘美麟、贾铮等人的名字,但谁也没料想到,冠军会诞生在“绵绵音”的李荣浩战队,邢晗铭的夺冠打破了高音就是王者的说法。

“盲选阶段”是导师和学员相互选择的环节,“确认过眼神,确定是对的人”,获得导师的认可,选择适合自己曲风的导师,成为了摆在每位学员面前的难题,曲风不搭,无法发挥自己真正的实力,会让优秀的自己成为舞台的“垫脚石”,而“量体裁衣”,则会挖掘出更大的潜能,迸发出让自己都吓一跳的能量。

今年《好声音》总决赛的规则和去年的大似相同,都是首先和导师合唱产生第一轮的得票,然后再各自对决得出第二轮得票,最终票数多的获胜。导师有多重要,回顾“历史”,结合“眼下”,将会得出“量体裁衣”的重要性。

去年,《好声音》鸟巢总冠军争夺赛,李健和旦增尼玛合唱《水流众生》,两人的高音辨识度都非常高,融入少数民族元素曲风后,让这首歌更加充满了生机与活力,两人貌离神合的表现,让旦增尼玛获得了很多票数,为夺冠奠定了扎实的基础。

同样是少数民族出生的周兴才让,则与旦增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,其根本原因就是错选了导师。周兴才让和旦增一样拥有少数民族特有的音色,嗓音辨识度高,高音部分高亢嘹亮,但他却选了习惯唱快歌、抒情歌的周杰伦当导师,在总决赛的现场两人合唱《本草纲目》,周杰伦的表现如鱼得水,但原本普通话就不很标准的周兴才让,则显得有些力不从心,尽管他在之后的个人赛中,一首拥有藏族特色文化的《轮回》,自吹自唱,发挥出了超强的个人实力,但也无法弥补之前的“坑”,惨遭淘汰。

今年,《好声音》鸟巢总冠军争夺赛,李芷婷和王力宏合唱《缘分一道桥》,这是导师王力宏极具代表性的歌曲,两人的合唱中完全感觉不到李芷婷的存在,王力宏辨识度极高的嗓音,完全盖过了李芷婷,感觉不到存在,有种沦为“背景”的感觉。

邢晗铭和导师王力宏合唱《浣溪沙》,其实,这首歌的知名度并不高,在演唱过程中,邢晗铭多次唱走音,能看到李荣浩为了帮她,几度为她将放下的话筒再次拿上,虽然唱得不好,但在李荣浩的帮助下,却给了观众一种和谐的氛围。

导师有多重要?如果宿涵没有选择周杰伦,或许他根本走不到鸟巢总决赛的现场,如果邢晗铭没有选择李荣浩,或许她也不是今年好声音的年度总冠军。

《中国好声音》首次开播就轰动了大半个综艺界,之后陆续出现了多个仿效的综艺节目,比如《中国好歌曲》、《中国有嘻哈》等,但《好声音》却在自己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。

第一季《好声音》的学员是公认的“第一强”,盲选一开始就有很多学员被视为“夺冠热门”,唱《High》的张玮、唱《如果没有你》的李代沫等学员,尽管实力超群,但无奈高手云集的第一季让他们无缘鸟巢决赛,包括唯一在《好声音》舞台获得满分的平安,荣获“天籁的回响”奖项,却依旧无缘全国四强。

他们都是“好声音”的代表,所唱歌曲原汁原味没有经过改编,那一年,许多参赛选手唱红了原本“没落无名”的歌,那一年,我们都记住了《中国好声音》,但随着时间流逝,《好声音》却在成长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,掀起了一阵阵“改歌”、“编曲”、“创作”的风气,不再纯粹以声音论输赢的《好声音》,流失了许多“好声音”学员,比如:周深、姚贝娜、刘美麟和贾铮等。

《好声音2019》新任导师李荣浩让“好声音”返璞归真。必须和原唱一模一样是李荣浩对学员的要求,原汁原味不改编原唱歌曲,让他的学员很不理解,也让观众对他在音乐方面的才华产生了质疑,但他却用“总冠军”的殊荣证明了一切。

比赛胜负的结果,除了取决于比赛者的个人实力外,还有很大一方面的因素就是“赛制”,好的赛制不会让实力选手流失,不好的赛制,会让平庸之辈“躺赢”。

今年《好声音》的赛制进行了比较大幅度的改动,了解的观众都清楚,以往每年《好声音》都讲究一个战队学员对等的基本规则,从盲选开始到总决赛,每个战队的学员数量基本都保持一致,根本不会出现像今年首尾不兼顾的尴尬场面。

盲选阶段,王力宏疯狂转身斩获16名学员,而谨慎转身的庾澄庆则只有7名学员,这样的人数差距,让节目组在后面的比赛中不好收场,于是出现了许多学员在还未上场的情况下就惨遭淘汰,许多令观众动听的声音无故消失,出现战队PK赛之后,再次上演队内考核赛,而后又进行个人赛的场景,导致贾铮的意外出局。

节目组开始不追求每个战队在数量上的对等,而在比赛的尾端一味追求数量对等,让比赛有失公正性。首尾不能兼顾,让拥有16名学员的王力宏战队“虎头蛇尾”,为删减而删减,16名学员前期带来的优势,在总决赛的现场,消失得无影无踪,没有了数量上的优势,也没有得到质量上的保证,莫名淘汰的旦增卓嘎和具有冠军实力的刘美麟,成为了许多观众的心病。

旦增尼玛在总决赛的舞台上,用非常笃信的眼神看着所有的观众和镜头,完全感觉不到他是一位“初生牛犊”的参赛选手。

刘郡格在鸟巢和导师谢霆锋合唱《黄种人》,舞台上的她丝毫没有畏惧与压迫感,肢体很随性的配合歌曲,给人一种悠然自得的感觉,在演唱方面更是反客为主完全盖过了导师谢霆锋的风头,无论是副歌还是高音,她声音的辨识度都非常的高,乍眼看去就像是她的演唱会,而谢霆锋则是她的助唱嘉宾。

与去年相比,今年参加鸟巢总决赛的学员,在舞台上显得格外紧张,夺冠最大热门斯丹曼簇因为完全放不开,在鸟巢“全面哑火”,所选歌曲发挥不出她高音的特色,还多次在副歌部分跑调,总给人一种压着唱的感觉,声音放不开,体现不出之前辨识度极高的音色,让她在总决赛中暗淡无光,最终败给了“火星人”邢晗铭。

曾以一首《水妖》冠压群雄的斯丹曼簇,没有人会想到在总决赛的舞台上,她会如此紧张和不适应,可见悠然自得的比赛心态有多重要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event-planning-online.com/,邢晗铭好声音夺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